您当前的位置: > 365体育备用网 >

95岁的“一线医生”走了,她“把喜欢的事做到极致”

发布时间:2019-09-15 11:22编辑:shuaishuai阅读(

      2019年7月26日上午,陕西省友谊医院,95岁的“一线医生”吴合安静地走了。遵照她生前遗嘱,家人为她完成了眼角膜和遗体捐献。

      很多人听说过吴合,因为她创建了西北地区第一家免疫变态反应科,在恢复免疫功能为原则的防治反复感染、过敏性疾病的研究上取得显著成果;她退休后还坚持坐诊到94岁,看病不做重复检查,开最便宜却最有效的药,几十年来先后接诊5万余名初诊患者。

      入党74载,吴合历经血与火的淬炼。鲜为人知的是,吴合曾是一名中共地下党员,在上海医学院组织和领导学生爱国运动;她曾是浙东游击纵队后方医院负责人,在战火纷飞中救死扶伤;她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从事医疗工作,曾两次荣立三等功。

      吴合说过:“无论时代怎么变,好医生的衡量标准不会变,那就是有仁心懂仁术。”

      腰膝无法下楼,她就改在家里出诊

      1984年,60岁的吴合光荣退休。

      闲下来的日子,吴合也曾去老年大学学过国画,但她很快就主动要求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。医院对吴合进行返聘,这一干又是30多年。医院也曾劝说吴合在家安享晚年,但都被她拒绝了。2015年初吴合开始义务坐诊,不拿任何津贴和补助。后来因为不慎伤到腰膝无法下楼,她就改在家里出诊。

      吴合的家就在医院隔壁的家属区。家里陈设简单朴素,数量最多的就是椅子和凳子,方便来看病的患者候诊。

      每天早晨,吴合起床吃过早餐,在电脑上查阅邮件后,便会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等候病人上门,唯一的变化就是不穿白大褂了,而是一身居家打扮。茶几旁边,是一捆捆病例,那是吴合多年的习惯,对每一位患者,她都会详细询问、记录病情,并将病历进行编号造册、建立详细的病程记录,以便跟踪随访。

      病人去医院挂号后,再到吴合家看病。看完病,吴合的“助手”、已经退休的二女儿朱建平会带着病人回医院拿药,每天如此。

      对前来就诊的每一位患者,吴合都有一套标准的诊疗程序。她从不让患者做重复检查,当患者来电咨询时,她都要告诉患者把现存病历和检查结果带来参考。

      “哪里不舒服?”“在哪家医院看过病?开的什么药?”“你知道这是激素吗?”“平日爱感冒吗?出汗多吗?”……吴合一连串干脆而仔细的提问,让一位专程从甘肃陇南慕名而来的病人有些诧异。“吴大夫问得太细了,患病两年来,我头一次与医生这么深入交流。”

      不仅如此,触诊后,吴合还会让病人读书,那是她根据多年临床经验为患者编写的《过敏性疾病及复发感染疾病的免疫治疗》。然后给病人介绍治疗思路,讲解服药方法,并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。“有任何疑问,可以随时来电。”

      “病人来了都要念书的。念书是要让病人了解病因、治疗方法。不是说给开了药就完事儿了。这对病人自觉治疗很有帮助。”吴合的二女儿朱建平说。

      “朋友介绍说吴大夫好,我才大老远赶来,没想到她问得细看得细讲得更细。”一位患者告诉记者,吴合给他开了1个月用量的药才不到一百块钱,其中最便宜的每盒只要八毛五分。

      陕西省友谊医院内科主任医师马晋秋回忆:“吴主任对每个病人都是这样,我尽量给你把病治好,尽量少花钱。她常常跟我们说,病人得病本身是灾难,家里有一个病人,这个家负担就够重的了,千万不要让他多花钱。”

      “人的价值在于奉献”

      熟悉吴合的人都知道,她生活极为简朴。“我和她几十年一直打交道,很少见她穿新衣裳,老是一身白衬衣、蓝裤子。”马晋秋回忆,吴合一件灰色毛衣穿了十几年,袖口都磨出了毛球。

      但面对因贫困辍学的孩子,吴合总是格外“大方”。吴合家有本厚厚的杂志,里面夹满了她从1993年至今给希望工程、盲童金钥匙行动、春蕾工程及贫困地区学生的捐款证书,那一沓厚厚的汇款单上囊括了许多的城市和乡镇。20多年来,她共捐助贫困学生81人,累计金额76400元。

      从小在吴合身边长大的外孙女孙雅楠,至今难忘姥姥送给自己的结婚礼物。

      “在婚礼上,我想让姥姥讲几句话。她站在桌前,说借此场合希望大家都能够救助贫困儿童。我觉得很突然,姥姥做这些好事从来都不说的。”孙雅楠一边说着,一边打开一个个信封,抽出里面的汇款单、成绩单、信件、图画,铺了满满一地。

      “我给雅楠夫妇俩送了一个礼物。从今往后我会以他们两个的名义来捐助两个孩子,捐助款还是由我来出。”吴合在婚礼上的话,引来全场掌声雷动。“我能感觉到那种由衷的钦佩,真的好自豪呀。”孙雅楠说。

      “人的价值在于他向世界给予了多少,而不在于索取多少。我是一名医者,我的一生都是想要在这个社会的角角落落发挥自己的作用。”早在2001年,吴合就亲自填写了遗体捐献申请,之后又签署了无偿捐献角膜志愿书。她立下遗嘱:“自愿捐献遗体、眼角膜,不要送花圈,可将准备买花圈的费用捐助失学儿童上学用。不要买寿衣,一切从简。”

      吴合去世后,家人遵从她的遗愿,不设灵堂、不摆花圈,不开追悼会。家人、朋友、同事聚在一起,分享她传承给家庭的敬业精神、对医学事业和人民的热爱,以及善良、正直的人生态度。

      在吴合为患者答疑解惑的微信群里,患者们纷纷表达不舍:“吴合医生是我见过最好的医生,她对病人更像长者关心家人一般,永生难忘”“百姓的好医生,一路走好”“愿她在天堂里依然幸福快乐”……

      天台山上的白衣战士

      吴合家的客厅里,她曾经为病人看病写病历的桌子上,如今摆放着一幅吴合的画像,画里的吴合神情慈爱、眼神坚定。那是吴合的大儿子朱建军通过画笔表达对母亲的哀思,“我就是想把母亲那种共产党员的底气画出来”。

      1945年6月,还是上海医学院三年级学生的吴合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,随后任上海医学院中共地下党支部书记。

      “按照党组织的要求,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团结同学,组织读书会,请进步人士讲演,参加和组织学生爱国运动。”吴合在回忆文章中写道。其间,吴合参与组织了“五二〇”反饥饿、反内战、反迫害学生运动。